第二百章 再遇徐菲菲



阅读库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第二百章 再遇徐菲菲
(阅读库www.yueduku.com)(阅读库 www.yueduku.com)    听着两人的回答,敖宸连忙举起了手:“我当然没意见,如果一起的话,再好不过了。”

    话是对着聂汐兮说,但他的视线去,却是一直盯着一旁的陈继茹。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结果,但是最终将这件事定下来,还是让聂汐兮心中染上了喜悦。

    “好,那事情暂时定下来,等之后我去跟默生学长说一下,看看他有没有意向。”

    话音落下,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透着一股刻薄。

    “我当是谁,原来是聂大医生啊。”

    讽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聂汐微微蹙眉,顺着声音望去,入眼的是一张算不上熟悉,却也并不陌生的脸。

    徐菲菲看着眼前的人,脸上的怒火几乎要实体化。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聂汐兮甚至毫不怀疑,眼前的女人已经用眼神杀了她千百遍了。

    看着徐菲菲眼底的恨意,聂汐兮目光也跟着冷了下来:“怎么,有事?”

    “聂汐兮!你这个贱人,当初我离开就是你陷害我,现在你还想背着我勾引默生学长是不是!?”徐菲菲看着眼前依旧一脸冷静的聂汐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眼底的恨意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的释放了出来。

    显然将自己走到现在这一步的所有错误,都推到了聂汐兮的身上。

    听着女人的话,聂汐兮朝着一旁想要起身的几人摇了摇头,随后将目光转向了她。

    “你说,我陷害你?”聂汐兮轻笑了一声,随后将手边的杯子放到了一旁,缓缓站起了身,与徐菲菲面对面的站着。

    因为高挑的身材,虽然只是简单的对视,不等对上视线,聂汐兮身上的气势,就已经压了徐菲菲不止一头。

    “你,你想干什么?!”看着眼前的女人,徐菲菲脸上带上了一抹慌乱,微微抬着视线看着聂汐兮,眼底满是警惕。

    聂汐兮只是淡淡的抱着自己的胳膊,看着眼前已经染上了慌张的徐菲菲,眼角轻挑,嘴角透着一抹玩味,“当然是好好的听你说说,我当初是怎么陷害你的。”

    “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史教授清出去!”提到这个问题,徐菲菲脸上也染上了疯狂,一时间连害怕都忘了个干净,“都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我让你切断的电源,还是我让你买通的护士,又或者说,是我怂恿你帮着梁允柔顶罪?”聂汐兮朱唇轻启,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把的冰刀,狠狠的戳在徐菲菲的心头。

    她想要辩解,

    却偏偏对方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无力反驳。

    深吸了一口气,徐菲菲紧紧的攥着拳,脸上带着不甘。

    “小柔说了,这些都是你想要害她!你想要害我们,你这个贱人!”

    听着女人的话,聂汐兮冷笑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神中出来毫不掩饰的厌恶,有多了一抹鄙夷,“所以,这就是你帮着她的原因?你不觉得,自己被利用了么?”

    “你胡说,就是你,就是你一直想要勾引默生学长,就是你不对!”徐菲菲脸上带着一丝狰狞的疯狂。

    她不是傻子,聂汐兮点到即止的话,也让她心中开始怀疑。

    但显然,她并不愿意相信。

    聂汐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朱唇轻启:“有些谎言传的多了,连说谎的人,都会信以为真。”

    说完,聂汐兮直接拿起了一旁的外套,叫住了一旁的服务生:“买单。”

    事情已经谈好,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也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想要继续在这里安静用餐,显然已经是不现实的了。

    看着聂汐兮想要买单,一旁的徐菲菲脸上闪过了一丝狠厉,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直接伸手拿过了一旁的杯子,狠狠的朝着桌面上砸去!

    伴随着玻璃的破碎声,在场的人都愣在了原地,甚至没人来得及反应,徐菲菲已经直接挥着手中的玻璃,朝着聂汐兮的脸上挥去,眼底带着一抹嗜血地步狠厉,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

    自从她被史教授赶出去之后,她就彻底的沦为了一个笑柄!不管是在外面,在圈子中,甚至在家中,她都要处处看人脸色。

    她明明是打算嫁给夏默生的,但是现在她的家里,竟然要将她嫁给一个年龄都快要能当她爸爸的老男人!

    她很清楚,因为她在离开史教授教室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她能为家里做到最大的帮助,就是联姻,用她的婚姻,牺牲她的幸福来达成家里的目的。

    而这一切,都跟眼前的女人分不开一点的关系!

    凭什么,凭什么夏默生从不看她一眼,却对眼前的女人另眼相待,凭什么!?

    “你这个狐狸精,我看你没了这张脸,要怎么勾引男人!”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聂汐兮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感觉眼前寒芒一闪,心中微微一顿,不等做出反应。

    原本应该朝着她扑过来的女人,突然被一旁甩过来的椅子狠狠的砸到了一旁!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落在身上

    ,聂汐兮微微一怔,眼前原本朝着她扑过来的徐菲菲已经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身上狼狈不堪,在这个空档,一旁的保安也瞬间涌了上来,将地上的徐菲菲控制住。

    微微蹙眉,聂汐兮立刻抬头朝着刚才椅子扔过来的方向望去,视线在众人脸上寻觅了一圈,却并没有看见预料中的身影。

    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显然并没有一个像是能做出这种反应的人。

    “汐兮,你还好么?!有没有伤到哪里!?”陈继茹和褚铭几人立刻围了上来。

    看着眼前几人脸上的担忧,聂汐兮收回了寻觅的视线,笑着摇了摇头,安抚道:“我没事,并没有伤到我。”

    说着,聂汐兮将视线转到了一旁被控制住的徐菲菲身上。

    她已经失去了家里的重视,身边剩下的,也不过是平时一些小家族,愿意吹捧她的女人。

    现在看着她闹出大动静,也都纷纷跑了个干净,只剩下她自己留在这里,手中还紧紧的攥着破碎的杯子,脸上带着愤怒和不甘。

    聂汐兮缓缓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精致的脸上没有劫后余生的惊喜,也没有经历了危险的担忧和恐惧,只是一片平静,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般。

    淡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女人,聂汐兮冷冷抬眸,视线落在了一旁桌面上的酒杯上,朱唇轻勾,随后缓缓的将它端在了手中。

    纤细的手指轻轻摇晃着,看着杯子中的液体,她目光再次的落在了徐菲菲的脸上。

    看见聂汐兮手中的酒杯,徐菲菲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眼底的疯狂被恐惧所取代。

    “你,你想干什么?!”徐菲菲声音中带上了淡淡的颤抖,因为聂汐兮手中拿着的,正是跟她刚才手中完全一模一样的一个杯子!

    深吸了一口气,徐菲菲顿时急的快要哭出来,她疯狂归疯狂,但对于自己的脸,却是紧张的很,“你们别抓我,快抓住她,她想要对我不轨!”

    原本压着徐菲菲的人,听见她的话没有一点的动作,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知道的,这些人是这里的保安,不知道的,甚至可能将这些都当做聂汐兮带来的保镖。

    看着几人的反应,聂汐兮也乐得清闲,随后狠狠的将手中的酒杯朝着一旁摔了过去,玻璃破碎的声音清脆的回荡在房间中,却让不少人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而地上的保安依旧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对聂汐兮的动作枉若未见,只是安静的将徐菲菲按在地上。

    “我对你不轨?徐菲菲,你最好说清楚了,我到底怎么对你不轨了?”一边说着,聂汐兮一边朝着徐菲菲走了过去,走到她面前缓缓的蹲了下来。

    目光落在依旧没有任何动作的保安身上,聂汐兮眼底划过一丝疑惑,但只是片刻,便收回了视线,将目光再次转到了徐菲菲的身上。

    “你,你想毁我容!”

    “毁你容?你觉得,你这张脸有什么可毁的?”聂汐兮丝毫不掩饰的嘲讽,让周围原本冰冷的气氛,更加降低了几度,没人敢笑,也没人敢言语,“不过……”

    一边说着,聂汐兮手指一边轻轻摩挲着手中破碎的酒杯,随后朱唇冷勾,直接将手中的杯子朝着女人挥去!

    “啊——!”

    徐菲菲的尖叫声瞬间响起,但却并没有发生预料中的血腥画面。

    聂汐兮缓缓站起了身,看着地上一副好像自己真的被毁了容一样的女人,淡淡的看着自己手中空掉的玻璃杯,嘴角讽刺一勾,干脆懒得理会地上的人,转身朝着身后的经理走去。

    “抱歉,给你们造成了这样的损失,但是如果可以,我能看一下你们这里的监控么?”

    听着聂汐兮的话,经理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聂小姐,这里这么多人看见,那位意图谋害您的人,肯定逃脱不了的,并没有什么看监控的必要吧。”

    “你怎么知道我姓聂?”聂汐兮眼角微挑,脸上的笑也更冷了几分。

    从刚才开始,她就已经察觉到了这边的不对劲。

    她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经理,随后缓缓的朝着身后依旧不断乱叫的徐菲菲踢了一脚。

    “闭嘴!”

    “我毁容了!脸上都是血!啊——!”

    聂汐兮看着不过是被自己泼了一脸酒的女人,嘴角抽了抽:“那是酒。”

    (本章完)阅读库 www.yueduku.comyueduku www.yueduk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