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史振生遇害



阅读库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第三百二十六章 史振生遇害
(阅读库www.yueduku.com)(阅读库 www.yueduku.com)    听着周楚炎的话,聂汐兮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说完,聂汐兮也不再理会眼前周楚炎的反应,直接将视线放回到了眼前的晚餐上,动作轻柔优雅。

    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却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周楚炎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聂汐兮,眼中划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因为这件事的插曲,聂汐兮也变得兴致缺缺,只是漫不经心的又随意的跟周楚炎聊了几句,便告别打算回去。

    “这就回去了么?”周楚炎看着聂汐兮。

    “嗯。”聂汐兮轻点了一下头,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已经很晚了,谢谢你的邀请。”

    说完,朱唇微启,似乎想要再说什么,但最终只是轻笑了一声,随后道了声别:“明天见。”

    “好。”周楚炎看着聂汐兮的反应,难得的没有再多纠缠,“明天见。”

    聂汐兮脸上带着疲惫和犹豫,但是这种表情在周楚炎离开的下一刻,直接消失的干干净净。

    只剩下一片的平静。

    澄澈的眸子中干净的不像话,没有一丝的波动,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

    至于她刚才问周楚炎的问题,也只不过是想要试探他跟秦暮念的关系而已。

    但从刚才周楚炎的反应看来,这件事他多半是知道的,但也并不是直接的始作俑者,应该只是默认了秦暮念的动作。

    如果是这样,周楚炎对她的所有话也都是假的!

    之前她看着周楚炎的视线中,就没有感受到一分的真心。

    现在从周楚炎的反应可以看出,他说喜欢她,也绝对不是发自内心。

    这样一来,他现在的做法,就只能证明在她这里,有周楚炎想要费尽心思,甚至不惜自坏名声也要得到的东西!

    但是依照她的了解,她并布局的自己有这种价值才对。

    微微蹙眉,聂汐兮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名字,心中的不安也再次放大!

    林甘!

    她的母亲,如果说她的人生中最让她捉摸不透的,就只有她的母亲林甘。

    但是她母亲身上到底是有什么?

    当初的骷髅天堂也是如此,如果只是之前的那些报告,她并不觉得那些东西值得让这些人大动干戈。

    虽然说那些实验的确是有不小的价值,但终究也只是未成品而已,可以被重视,但是却也不至于到这种纠缠不休的状态。

    抿着唇,聂汐兮脚步微顿,最终还是停住想要回去的脚步,直接拦住了一辆出租,报下了史教授的地址,便给另一边的霍凌暝发了一条消息,简单的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如果说在认识的人中,能够对林甘有一定了解的,似乎也就只剩下了史振生!

    明明事实的真相已经逐渐露出了水面,但是聂汐兮心中的不安却没有一点的缓和,反倒逐渐溢上了心头。

    微微蹙眉,聂汐兮手指轻轻的攀上了自己心脏的位置,轻叹了一口气。

    等车停在史振生家别墅门前的一刻,聂汐兮最终还是压住了心中的不安按下了史振生的门铃。

    但几声之后,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史教授?”聂汐兮试探的唤了一声,随后干脆直接放弃了门铃,伸手敲了敲眼前的房门。

    手指刚触及到眼前的门,原本紧闭的门毫无预兆的打开,也直接暴露了里面的情况!

    一股血腥味儿直接扑面而来,让聂汐兮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没有一丝的迟疑,聂汐兮直接朝着史振生的房间冲了过去!

    “老师!”聂汐兮惊呼了一声,也总算是看清了史振生房间中的情况。

    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此时已经满是血污,史振生躺在地上,苍老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严厉,苍白的过分,只是安静的躺在那里,鲜血蔓延在他的周围,像是绽开的一朵罂粟,却没有丝毫的美感,只叫人心头发寒。

    对方似乎并不是单纯的想要史振生的命,更像是一种病态的执着。

    史振生的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伤口,只是脖颈处有一条极深的刀痕,手臂上被刻画出了复杂的图案。

    即便是见惯了尸体的聂汐兮,看着此时的史振生也感觉到了胃部的深刻不适。

    捂着嘴,聂汐兮一时间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眼前的情况。

    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没有一丝生气的人,就是一直以来待她如自己孩子一样的老人。

    史振生将她的手交到霍凌暝手上那一刻的画面,似乎也再次浮现在了脑海中,他脸上的笑,还有平日中的关怀和严厉,都在此时被无限的放大,心痛的感觉从心脏的位置蔓延,逐渐攀爬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张了张嘴,聂汐兮甚至一时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无声的呜咽着,整个人跪坐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和颤抖。

    “老师……”聂汐兮沙哑着声音,眼前的视线也跟着变得模糊了起来。

    口袋中的手机突然也震动了起来,几乎是出于本能,聂汐兮麻木着自己的双眼,按下了接听,紧接着耳边便响起了对方低沉沙哑的声音。

    “聂医生,喜欢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么?”

    听着耳边的话,聂汐兮身体一僵,眼中的麻木一瞬间转化成了满腔的怒火,像是终于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一般,瞠着双目,紧紧的攥住了手中的手机:“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聂医生,别激动啊。”电话另一边听见聂汐兮的声音,反倒轻笑了一声,随后散漫开口:“我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

    耳边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却让聂汐兮的心脏如坠冰窖。

    但男人的话却并没有说完,只是淡淡的开口,继续道:“聂医生,我劝你不要再去调查当年的事情,否则你身边所有的人,哪怕是霍家人也一样,只会像当年一样,全部被毁灭殆尽!”

    说着,男人的言语中带上了一抹疯狂,“你还记得当年自己父母的样子吧?说到底,也只怪林甘,如果一开始她就安静的听我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聂汐兮听着男人的话,心中的震惊反倒让她逐渐冷静了不少。

    她紧紧的攥着手指,心中的怒火让她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加大,指甲甚至已经嵌入了掌心都不自知。

    “当年的事情是你做的?”

    聂汐兮的声音平静了下来,但是言语中却依旧带着颤抖。

    男人听着聂汐兮的话,也并不意外,似乎也并不想隐瞒,“当然,如果你有能力的话,我欢迎你过来找我报复,不过……”

    说着,男人微微停顿了一下,言语中的笑意更浓,也更加平添了一抹讽刺:“不过你最终的结果,可能除了让历史重演,做不到任何的改变。”

    聂汐兮眼底划过了一抹阴沉的光,冷冷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啊?”男人轻笑了一声,“我不想怎么样,只是希望你不要知道这么多,一切都按照我原本的剧本走就好了,不然不受控制的棋子,我也只能毁掉,你说……是不是?”

    紧紧的抿着唇,聂汐兮没有回答,而对方似乎也没打算跟聂汐兮再多说,只是笑了几声便直接切断了电话。

    聂汐兮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史振生,耳边还环绕着手机中的盲音,在空旷的房子中显得异常的明显。

    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

    聂汐兮也逐渐回过了神,看着眼前的史振生,眼底带上了一抹苦

    涩。

    她痛苦的合上了眼睛,支撑着已经麻木的双腿缓缓的站起了身,朝着眼前的史振生深深的鞠了一躬,眼中带着一抹严肃和痛苦。

    足足维持了近十分钟,一直到聂汐兮的腰背几乎要支撑不起来,聂汐兮才轻叹了一口气,上前轻轻的合上了史振生的眼睛。

    深深的看了史振生一眼,聂汐兮最终还是转过了身,朝着门外离开。

    在转身的一瞬间,眼角一滴晶莹的泪水也顺着脸颊滑落,但那张精致的脸上却没有了一丝的情绪,比起之前淡漠的冰冷,这一次,却平添了一抹死寂。

    眼底带上了一抹决然。

    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她不清楚,她只知道,现在她已经不能继续再留在这里了。

    她并不担心这件事会让她被诬陷,因为对方需要她,她还有利用价值。

    但是……

    想着,聂汐兮有些痛苦的合上了眼睛,心脏像是被紧紧的攥住了一样,疼的厉害。

    她心中重要的人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这一次是史振生,那下一次呢?

    是陈继茹还是褚铭,又或者说……是霍凌暝?

    她甚至不敢想象。

    站在路边,聂汐兮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很远。

    看着身边的橱窗,聂汐兮从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看着上面的自己,聂汐兮手指不自觉的轻轻抚了上去。

    熟悉的脸颊,熟悉的轮廓,但此时镜中的那双眼睛却让人看着陌生。

    微微敛下眼眸,聂汐兮自嘲的笑了一下。

    刚要转身离开,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让她的身体猛地一僵,直接愣在了原地。

    “汐兮,你怎么不接电话?”霍凌暝一边说着,一边蹙着眉朝着聂汐兮走了过来,走近之后也才注意到聂汐兮的反应,心中迅速的划过了一抹不安,严肃道:“发生什么了?”

    (本章完)

    阅读库 www.yueduku.comyueduku www.yueduk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