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想拍艺术片



阅读库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那些年的奋斗人生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想拍艺术片
(阅读库www.yueduku.com)(阅读库 www.yueduku.com)    其实说实话,我最想拍了一个电影,就是文艺片,准确的说是一种电影。

    不过我刚进来这个地方,我的意思就是说刚进来这个圈子,想要做到我想要做的地步那不是特别的简单。

    现在拍一个电影都有点悬就不要说想要拍其他的电影了。

    我个人认为如果我没有什么限制的情况之下,我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设想拍一个文艺片,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写一个剧本,我的意思就是说不需要管这个有钱还是没有钱。

    我也不需要管,我的演技怎么样或者是我演的到不到位,但是我总是觉得如果拍一个这样的电影的话我总是能够做到一个最好的地步。

    那种文艺片的话可能没有那种太过于感人的镜头,但是每一个小镜头总是能够让人产生一些感情和孤独之感。

    这种孤独之感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什么。

    但是如果我给你们一个镜头的话你们可能就能够感受得到。

    明明上面有人,我的意思就是明明屏幕上面有人,而且人数不少,但是这种孤独的感觉却深深的呈现在了整个荧幕当中。

    就比如说两个人坐在草丛边上,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平原,夕阳西下,正好在这两个人的背后。

    微风吹过少女的头发,轻轻在镜头前面飘扬,旁边的男人就是看着远方,穿着的话是一身普通的穿着。

    非常的朴素,女生也是。

    后面是无边无际的草原,全部都是黄色的,这个时候就算是两个人不说话,仅仅是轻轻地笑着,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种感受究竟如何去表达。

    好像是根本没有词汇可以表达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又非常向往这种生活。

    这种感觉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出现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处于空灵的状态。

    我也不知道怎么进入这种状态,但是这种状态出现在我身上不只是一次了。

    我记得好像有一次是在放学的时候。

    那一天因为作业的问题所以走的比较晚,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学校是不是有这样的音乐。

    这个音乐我也忘了叫什么了,反正是一种谢幕的音乐,就类似于一个话剧演完了之后,观众离场的音乐。

    我们学校下午的时候也是会放一个这样的音乐。

    那个时候全班都走了。

    学校为了能够宣传某些事情,所以在每个教室里面都放了一个扬声器,以便校长或者是其他的领导能够宣传一些视频。

    但是放学的时候这个扬声器也会充满这个音乐。

    我刚刚写完作业抬头,正好这个时候夕阳就造成在了窗户,产生的这个阴影拉了特别的,而且全部都是非常忧郁的黄色。

    这个时候总是让我感觉到一种孤寂,虽然外面有许许多多的人,有许许多多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总是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一样。

    好像以后我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就能够孤孤单单的在地球上生活。

    其实很多的时候都会想到一个这样的场景,就像电影当中所演的一样,我也不知道那个电影叫什么了。

    反正就是一个外国电影,而且很小的时候看的,剧情不是特别明白,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一条狗。

    但是这条狗好像也挂掉了,那种感觉如果将自己代入进去的话,就完全能够感受到自己心中的那种孤寂。

    从这个时候就能感觉出来,只要是有思想的东西,好像都是群居动物。

    我怎么说起来这个地方了,所以我从小就渴望自己是荧幕当中的一个这样孤独的女人,我希望自己站在夕阳之下。

    能够让屏幕看到一半的脸,另外的则就是闪耀的夕阳,张开自己的双臂拥抱虚无。

    这个镜头我一定会感觉到非常的满足,无论作为一个演员,还是说作为一个观众,这就是我想拍的艺术片。

    当然艺术片并不意味着没有那种镜头,我的意思就是kiss,其实说实话,以前的时候可能接受不了,我在刚开始进入这个学校的时候还在心中妄想,就是以后如果接电影的话,那就不接关于这样的镜头的,或者说找替身演员。

    现在的话,不但是能够接受这个事情了,而且对以前的这种行为感觉到非常的好笑,我说了以前的这个行为就是说,还想拍电影找替身演员。

    我不当那个替身演员就已经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了,所以才感觉到以前的想法非常可笑,就是说能够拍一个电影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还在妄想那么多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起扬的话,我在这个学校里面,想要接到一个著名导演的电影,这个几率说是为0绝对不会过。

    也许有0.1,但是那不可能是我能够把握住的。

    算了算了。

    起扬出来问我要吃什么东西,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可吃的,选择和起扬吃的一样,旁边的盲仔则是选择吃西餐。

    这个选择和小风还有他媳妇的选择是一模一样的,本来我是想和起扬一起过去,但是想了想算了吧,我也没有把这个事情说出来,因为我算哪根葱。

    就算是有人陪着起扬去出去买饭,那这个人也不一定是我,准确的说云慈在的时候,这个行为我绝对不能做出来。

    我和云慈已经产生过一次误会了,那一次的误会看起来比较大,但是不能够产生第2次误会。

    要不然的话这一次的误会其实比前一次还要大,我觉得作为一个朋友,尤其是两边都是朋友,这种事情还是要注意一下,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要真正发生这样的一个误会的话,无论是这边还是那边。

    我觉得这个朋友都不一定能够做成了。

    说的有点太多了。

    起扬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当然这个女人不是那个女人,我的意思就是竹丽。

    昨天云慈的时候就和我说了一下这个竹丽究竟有多么夸张,现在看来,夸张的不是云慈。

    其实说实话,我最想拍了一个电影,就是文艺片,准确的说是一种电影。

    不过我刚进来这个地方,我的意思就是说刚进来这个圈子,想要做到我想要做的地步那不是特别的简单。

    现在拍一个电影都有点悬就不要说想要拍其他的电影了。

    我个人认为如果我没有什么限制的情况之下,我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设想拍一个文艺片,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写一个剧本,我的意思就是说不需要管这个有钱还是没有钱。

    我也不需要管,我的演技怎么样或者是我演的到不到位,但是我总是觉得如果拍一个这样的电影的话我总是能够做到一个最好的地步。

    那种文艺片的话可能没有那种太过于感人的镜头,但是每一个小镜头总是能够让人产生一些感情和孤独之感。

    这种孤独之感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什么。

    但是如果我给你们一个镜头的话你们可能就能够感受得到。

    明明上面有人,我的意思就是明明屏幕上面有人,而且人数不少,但是这种孤独的感觉却深深的呈现在了整个荧幕当中。

    就比如说两个人坐在草丛边上,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平原,夕阳西下,正好在这两个人的背后。

    微风吹过少女的头发,轻轻在镜头前面飘扬,旁边的男人就是看着远方,穿着的话是一身普通的穿着。

    非常的朴素,女生也是。

    后面是无边无际的草原,全部都是黄色的,这个时候就算是两个人不说话,仅仅是轻轻地笑着,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种感受究竟如何去表达。

    好像是根本没有词汇可以表达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又非常向往这种生活。

    这种感觉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出现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处于空灵的状态。

    我也不知道怎么进入这种状态,但是这种状态出现在我身上不只是一次了。

    我记得好像有一次是在放学的时候。

    那一天因为作业的问题所以走的比较晚,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学校是不是有这样的音乐。

    这个音乐我也忘了叫什么了,反正是一种谢幕的音乐,就类似于一个话剧演完了之后,观众离场的音乐。

    我们学校下午的时候也是会放一个这样的音乐。

    那个时候全班都走了。

    学校为了能够宣传某些事情,所以在每个教室里面都放了一个扬声器,以便校长或者是其他的领导能够宣传一些视频。

    但是放学的时候这个扬声器也会充满这个音乐。

    我刚刚写完作业抬头,正好这个时候夕阳就造成在了窗户,产生的这个阴影拉了特别的,而且全部都是非常忧郁的黄色。

    这个时候总是让我感觉到一种孤寂,虽然外面有许许多多的人,有许许多多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总是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一样。

    好像以后我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就能够孤孤单单的在地球上生活。

    其实很多的时候都会想到一个这样的场景,就像电影当中所演的一样,我也不知道那个电影叫什么了。

    反正就是一个外国电影,而且很小的时候看的,剧情不是特别明白,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一条狗。

    但是这条狗好像也挂掉了,那种感觉如果将自己代入进去的话,就完全能够感受到自己心中的那种孤寂。

    从这个时候就能感觉出来,只要是有思想的东西,好像都是群居动物。

    我怎么说起来这个地方了,所以我从小就渴望自己是荧幕当中的一个这样孤独的女人,我希望自己站在夕阳之下。

    能够让屏幕看到一半的脸,另外的则就是闪耀的夕阳,张开自己的双臂拥抱虚无。

    这个镜头我一定会感觉到非常的满足,无论作为一个演员,还是说作为一个观众,这就是我想拍的艺术片。

    当然艺术片并不意味着没有那种镜头,我的意思就是kiss,其实说实话,以前的时候可能接受不了,我在刚开始进入这个学校的时候还在心中妄想,就是以后如果接电影的话,那就不接关于这样的镜头的,或者说找替身演员。

    现在的话,不但是能够接受这个事情了,而且对以前的这种行为感觉到非常的好笑,我说了以前的这个行为就是说,还想拍电影找替身演员。

    我不当那个替身演员就已经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了,所以才感觉到以前的想法非常可笑,就是说能够拍一个电影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还在妄想那么多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起扬的话,我在这个学校里面,想要接到一个著名导演的电影,这个几率说是为0绝对不会过。

    也许有0.1,但是那不可能是我能够把握住的。

    算了算了。

    起扬出来问我要吃什么东西,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可吃的,选择和起扬吃的一样,旁边的盲仔则是选择吃西餐。

    这个选择和小风还有他媳妇的选择是一模一样的,本来我是想和起扬一起过去,但是想了想算了吧,我也没有把这个事情说出来,因为我算哪根葱。

    就算是有人陪着起扬去出去买饭,那这个人也不一定是我,准确的说云慈在的时候,这个行为我绝对不能做出来。

    我和云慈已经产生过一次误会了,那一次的误会看起来比较大,但是不能够产生第2次误会。

    要不然的话这一次的误会其实比前一次还要大,我觉得作为一个朋友,尤其是两边都是朋友,这种事情还是要注意一下,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要真正发生这样的一个误会的话,无论是这边还是那边。

    我觉得这个朋友都不一定能够做成了。

    说的有点太多了。

    起扬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当然这个女人不是那个女人,我的意思就是竹丽。

    昨天云慈的时候就和我说了一下这个竹丽究竟有多么夸张,现在看来,夸张的不是云慈。

    其实说实话,我最想拍了一个电影,就是文艺片,准确的说是一种电影。

    不过我刚进来这个地方,我的意思就是说刚进来这个圈子,想要做到我想要做的地步那不是特别的简单。

    现在拍一个电影都有点悬就不要说想要拍其他的电影了。

    我个人认为如果我没有什么限制的情况之下,我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设想拍一个文艺片,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写一个剧本,我的意思就是说不需要管这个有钱还是没有钱。

    我也不需要管,我的演技怎么样或者是我演的到不到位,但是我总是觉得如果拍一个这样的电影的话我总是能够做到一个最好的地步。

    那种文艺片的话可能没有那种太过于感人的镜头,但是每一个小镜头总是能够让人产生一些感情和孤独之感。

    这种孤独之感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什么。

    但是如果我给你们一个镜头的话你们可能就能够感受得到。

    明明上面有人,我的意思就是明明屏幕上面有人,而且人数不少,但是这种孤独的感觉却深深的呈现在了整个荧幕当中。

    就比如说两个人坐在草丛边上,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平原,夕阳西下,正好在这两个人的背后。

    微风吹过少女的头发,轻轻在镜头前面飘扬,旁边的男人就是看着远方,穿着的话是一身普通的穿着。

    非常的朴素,女生也是。

    后面是无边无际的草原,全部都是黄色的,这个时候就算是两个人不说话,仅仅是轻轻地笑着,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种感受究竟如何去表达。

    好像是根本没有词汇可以表达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又非常向往这种生活。

    这种感觉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出现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处于空灵的状态。

    我也不知道怎么进入这种状态,但是这种状态出现在我身上不只是一次了。

    我记得好像有一次是在放学的时候。

    那一天因为作业的问题所以走的比较晚,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学校是不是有这样的音乐。

    这个音乐我也忘了叫什么了,反正是一种谢幕的音乐,就类似于一个话剧演完了之后,观众离场的音乐。

    我们学校下午的时候也是会放一个这样的音乐。

    那个时候全班都走了。

    学校为了能够宣传某些事情,所以在每个教室里面都放了一个扬声器,以便校长或者是其他的领导能够宣传一些视频。

    但是放学的时候这个扬声器也会充满这个音乐。

    我刚刚写完作业抬头,正好这个时候夕阳就造成在了窗户,产生的这个阴影拉了特别的,而且全部都是非常忧郁的黄色。

    这个时候总是让我感觉到一种孤寂,虽然外面有许许多多的人,有许许多多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总是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一样。

    好像以后我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就能够孤孤单单的在地球上生活。

    其实很多的时候都会想到一个这样的场景,就像电影当中所演的一样,我也不知道那个电影叫什么了。

    反正就是一个外国电影,而且很小的时候看的,剧情不是特别明白,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一条狗。

    但是这条狗好像也挂掉了,那种感觉如果将自己代入进去的话,就完全能够感受到自己心中的那种孤寂。

    从这个时候就能感觉出来,只要是有思想的东西,好像都是群居动物。

    我怎么说起来这个地方了,所以我从小就渴望自己是荧幕当中的一个这样孤独的女人,我希望自己站在夕阳之下。

    能够让屏幕看到一半的脸,另外的则就是闪耀的夕阳,张开自己的双臂拥抱虚无。

    这个镜头我一定会感觉到非常的满足,无论作为一个演员,还是说作为一个观众,这就是我想拍的艺术片。

    当然艺术片并不意味着没有那种镜头,我的意思就是kiss,其实说实话,以前的时候可能接受不了,我在刚开始进入这个学校的时候还在心中妄想,就是以后如果接电影的话,那就不接关于这样的镜头的,或者说找替身演员。

    现在的话,不但是能够接受这个事情了,而且对以前的这种行为感觉到非常的好笑,我说了以前的这个行为就是说,还想拍电影找替身演员。

    我不当那个替身演员就已经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了,所以才感觉到以前的想法非常可笑,就是说能够拍一个电影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还在妄想那么多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起扬的话,我在这个学校里面,想要接到一个著名导演的电影,这个几率说是为0绝对不会过。

    也许有0.1,但是那不可能是我能够把握住的。

    算了算了。

    起扬出来问我要吃什么东西,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可吃的,选择和起扬吃的一样,旁边的盲仔则是选择吃西餐。

    这个选择和小风还有他媳妇的选择是一模一样的,本来我是想和起扬一起过去,但是想了想算了吧,我也没有把这个事情说出来,因为我算哪根葱。

    就算是有人陪着起扬去出去买饭,那这个人也不一定是我,准确的说云慈在的时候,这个行为我绝对不能做出来。

    我和云慈已经产生过一次误会了,那一次的误会看起来比较大,但是不能够产生第2次误会。

    要不然的话这一次的误会其实比前一次还要大,我觉得作为一个朋友,尤其是两边都是朋友,这种事情还是要注意一下,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要真正发生这样的一个误会的话,无论是这边还是那边。

    我觉得这个朋友都不一定能够做成了。

    说的有点太多了。

    起扬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当然这个女人不是那个女人,我的意思就是竹丽。

    昨天云慈的时候就和我说了一下这个竹丽究竟有多么夸张,现在看来,夸张的不是云慈。阅读库 www.yueduku.comyueduku www.yueduk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那些年的奋斗人生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那些年的奋斗人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那些年的奋斗人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那些年的奋斗人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