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赔偿



阅读库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拼搏年代第44章 赔偿
(阅读库www.yueduku.com)(阅读库 www.yueduku.com)    大学城派出所。

    吕春站在走廊上,人都带回来了,路上也问过,事实非常清晰,不是吕冬的问题,而是有人主动打上门找麻烦。

    人都打上门了,不可能让吕冬擎着挨揍吃亏。

    有人拿着本子过来,准备进去,招呼他:“人你带回来的,怎么在这站着?”

    吕春直接说道:“摆摊的是我弟弟,我回避。”

    这人不笨,点头:“明白了。”

    他推门进了房间,对里面的人迅速展开询问,事情简单清晰,又有多位目击证人,很容易处理。

    “别嚎了!”这人冲王茜吼道:“不就痒辣子嘛,回去拿胶带粘粘就好了。”

    他冲乔卫国和一起来的家长等人招手:“过来签字。”

    这些人挨着过去,看了遍证词,纷纷签名。

    有本地人,有外地人,还有体制内的人,同时作证,这案子一点难度都没有。

    本来就不是大事,这人先问马汉:“你什么情况。”

    马汉不想弄的太麻烦,当时只是自保,说道:“我就摔了一跤,没事了。”

    这人的目光扫过吕冬和王茜:“你们呢?”

    王茜捂着火辣辣的胸口,极其不忿,但她不笨,一言不发。

    吕冬也知道这不是大事,先声夺人:“她抢了我提包。”

    “我没抢!”王茜不傻,抢东西可不是小事:“你那喇叭吵的人心烦,我只是想关掉。”

    这人拍拍桌子,冲王茜说:“别吵,有事解决事。”

    吕冬一直都很平和,继续说道:“她破坏我摊位,摔了我的录音机和电喇叭,还弄死我养了好长时间的宠物……”

    听到这话,满屋子的人差点笑出来。

    这是养了好长时间的宠物?谁脑袋抽筋到养痒辣子当宠物!

    吕冬很清楚,这种事肯定以调解为主:“我的要求很简单,她公开向我道歉,赔我摊位、录音机、电喇叭和宠物的损失……”

    原本王茜不想说话,这时忍不了:“毛毛虫也叫宠物!”

    吕冬绝对不会承认随身携带痒辣子当武器,说道:“有养狗的,有养猫的,有养蛇的,有养乌龟的,养毛毛虫很奇怪?个人爱好。”

    乔卫国心说,苗疆传人,不养虫子养啥?

    王茜知道自个不占理,何况有那么多证人,说道:“我可以道歉,赔偿不行!”

    “这位女同志,搞清事情性质!”这人又敲了敲桌子:“现在证人证物齐全,如果当事人不谅解,你抢包的行为可以视为抢夺罪!知道什么是抢夺罪不?情节严重者,可以判三到十年。”

    他语气转向柔和:“我不是唬你,现在正严打,你应该听说过。”

    这话一出,王茜有点慌了,严打她知道。

    这人又对吕冬说道:“有什么要求,你一次性说出来。”

    吕冬说道:“公开道歉,赔偿损失,书面承诺不再去我摊位闹事。”

    王茜忍着胸口火辣辣的痒痛:“赔多少,你说个数字。”

    吕冬当然要漫天要价:“小录音机和电喇叭,我总共花了200块钱,现在摔坏了。痒辣子到处可见,但盒子里的我精心饲养了好长时间,是我的精神寄托,按理说无价,我也不为难你,总共算100块钱。还有,你来我摊位闹事,耽误我卖货,我之前一个小时卖了400块钱货,这会只多不少。”

    双方是利益之争,他不要赔偿,对方也不会感恩戴德。

    难道他不再摆摊?

    乔卫国举手:“我可以证明。”

    有去过王茜店的人恼恨她心黑,说道:“我们七八个人当时都要买东西,她一闹,就散了。”

    吕冬冲这人微微点头,平静说道:“公开道歉,赔我700块钱,写一份书面承诺,这事就算结了。”

    王茜脑袋嗡的一声:“700?你怎么不去抢!”

    这种补偿的事,本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王茜的丈夫隋博很快赶来,这中等个男人似乎很温和,耐下心来跟吕冬谈和解。

    这种小事,不可能真的当成抢夺处理,吕冬也不可能让吕春去为难,警方肯定是以调解为主。

    但让他大退步,放弃在大学城摆摊那也不可能。

    今天这一天的销售额,已经让吕冬下定决心,像钉子一样扎在大学城。

    至于吊炸天的利用所谓权势压人更不可能,吕冬哪来的权势,吕春也不过是个副所长而已。

    单就这所里,吕春就有俩顶头上司。

    况且,吕冬不能因为自个的事,就影响吕春的前途。

    和解是必然的,也是唯一的结局。

    中间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吕春也趁机跟吕冬交待了几句,财政学院管后勤的一位给所里打过电话,虽然只问了几句,其他什么也没说,但也代表一种态度。

    吕冬又不傻,懂得这是个人情社会,盘根错节的关系,能绕的人头脑发昏。

    人情关系,即便体制内的人也跳不开。

    最后,王茜一方向吕冬赔偿500块钱,写下书面承诺,公开道歉。

    办公室里,王茜站起来,郑重向吕冬道歉:“对不起。”

    吕冬看似很大度,笑了笑,没说话。

    王茜和隋博两口子出去,隐隐传来争吵声。

    吕冬能看出王茜的不忿和隋博的隐忍,但暂时只能这样。

    利益之争本就是最无解的矛盾之一。

    对方能放弃开店?他能放弃摆摊?

    吕冬也不可能真把那俩人咋样,那样倒霉的就是他了。

    他不想去打擦边球,也不想去捞偏门,那样后患无穷,对他这样的人来说,甚至得不偿失。

    向几位帮忙作证的人一一道谢,吕冬收起承诺书和500块钱,出门准备回去。

    吕春迎过来:“没事?”

    吕冬压低声音:“大哥,没给你惹麻烦?”

    “有啥麻烦?”吕春不禁笑了:“记住我跟你说的,咱不主动惹事,但咱也不怕事。”

    今天这事,从头到尾,哪点能怪到吕冬?生意争不过,就上门砸摊子,都这么做,社会秩序要不要?

    吕春拍了下他肩膀:“你快把虫子玩出花来了。”

    “不能怪我。”吕冬也无奈:“我虫子就在包里装着,没招谁惹谁,她偏偏去抢包,还往外倒东西。”

    吕春又拍了下他:“别诉苦了,奇虫少年!”

    吕冬点头:“我先走了,王哥的人还在帮看着摊子。”

    派出所距离中心点并不远,一行人步行往回赶,吕冬对人很热情,一再感谢。

    就在他们前面几百米的地方,隋博骑着摩托车载着王茜,王茜心里难受,边走边抱怨:“你就是个软蛋,别人要钱你就给!有没有点骨气!现在好了,人没赶走,倒赔了500块钱,这日子怎么过?”

    隋博耐着性子说道:“你还没看到吗?他们都是本地人,抱团!不给钱,拘你十五天?咱们不占理,一点理都没有。不是跟你说了,别上火,怎么去砸人摊子?”

    王茜也知道冲动了:“想到抵押出去的房子和借的帐,我心里不得劲,一冲动就没忍住。”

    隋博劝道:“别再做傻事。”

    王茜应一声,忍不住说道:“这么大亏,就白吃了?”

    隋博沉默一会,说道:“先忍忍,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后勤上是个远房亲戚,帮打电话到极限了,不会冒险与地方上撕破脸,你在国营单位待过,里面的弯弯绕绕不比我清楚。”

    “我不甘心!”王茜薄嘴唇翻动:“他抢了咱的顾客!抢了咱的利润!凭什么?咱可是花钱进的学校,不说房租,光送礼……”

    “别光盯着别人看。”隋博说道:“你走后,我仔细算了,虽然不如预期,但咱还是很有赚头,来买东西的学生也不少,很多学生不相信地摊,咱就是赚的慢了点,这钱总能赚回来。”

    他又劝慰:“这事暂时放放,先顾着商店卖货,咱单件利润高,不比摆地摊的挣得少。”

    王茜不再说话。

    ……

    回到财政学校对面,吕冬感谢了帮忙看摊子的王朝,眼看时间不早,想邀请他们一起吃饭,被王朝以要回单位为理由推掉了。

    王茜这一闹,不仅没有影响到生意,地摊反而在学校彻底传开,过来买东西的学生和家长更多。

    吕冬摊位上的东西眼看着的减少,很多东西卖断货。

    有些去过学校商店的学生,看到他卖的东西质量好,又相对便宜,甚至提前跟吕冬约定明天再来拿货。

    吕冬专门用本子记下来。

    刚过下午六点,吕冬的货快空了。

    不是他前期不想进更多,而是资金有限,总进货价2000多块钱的东西,扔在刚开学的一所省内排名前十的学校里,也就溅起个稍大点的水花。

    收拾好东西,吕冬准备回去,晚上还要去进货,问旁边推自行车的乔卫国:“明天还来不?”

    乔卫国说道:“来!我早晨要打趟拳,得七点多才能过来。”

    吕冬说道:“行。”

    除了说好的十五,吕冬没有多给,雇人也切忌胡乱给钱。

    吕冬骑上摩托车,先去对面问了声,接着往回赶,半路找公用电话给唐维打了电话,唐维表示他那边货足够,问题是找不到车送。

    天这就快黑了,一般司机不敢胡乱往乡下跑。

    吕冬倒是会开车,但是没有车,也没有驾照。

    他这才发现忽略了一件事,已经年满十八岁了,该去考个驾照。

    回到果园,胡春兰已经做好晚饭,吕冬洗把手,来到饭桌前。

    “生意咋样?”胡春兰关心问道:“棚里东西都没了。”

    吕冬饿的前胸贴后背,吃着东西咕哝:“就剩车斗里那一点,其余都卖没了,卖了大概4000多。”阅读库 www.yueduku.comyueduku www.yueduk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拼搏年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拼搏年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拼搏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拼搏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